页面载入中...

美国堪萨斯发生枪击至少2死15伤 死者中或有嫌犯

  《零度诱惑》提到,一刹那有六十个当下,一秒钟也就有三千六百个当下。在本书中所有的故事都仅只发生在当下此刻,这正是德里达、鲍德里亚、齐泽克……等等等等思想家批判过的资本主义意志笼罩下的每一个个体人生存的现状,一切都成为快消品,在一个权力与资本交织的世界,感情亦然,这本身就意味着看待世界的真实感。

      4)目光背后的理想自我、自我理想

  拉康谈及,“诱惑的对象不是需要的对象,而常常是死亡的陷阱。”《零度诱惑》如果说有什么不足,应该是在于其深刻,由于对诱惑的刻画、变化与复归看得太全然,反而可能会有丧失反思本真需要与救赎的可能,即使是布莱希特式的抽离式目光也难以避免。

  这种目光来自于欲望中人理想自我、自我理想的纠结,就像《零度诱惑》一书封面的设计,有着毕加索《梦》的绘画风格,一只眼睁着做梦,如同理想自我要看清一切,另一只眼闭着做梦,如同自我理想要沉溺万有,正如汪明明在本书中反复提到的,尤嘉霓的梦境如同一架可以透视表象与潜意识的双向显微镜,或者这正是《零度诱惑》的命名命意了:以一种现象学式的清空自我的方式看清楚诱惑。

  但应该明确指出的是,新月书店1928年6月初版《白话文学史》勘误表中指出的错误,有多项在后来的各种版本中却未能改过,一直延续。更令人奇怪的是,连台北胡适纪念馆出版的《自校本白话文学史》也是如此,竟也留有多处初版勘误表中已指出的错误。譬如,初版勘误指出“汉朝的民歌”一章中“自从地产生这些活的文学”,“从”误,应为“然”;“他们只直率地说了他们的歌”,“说”误为“唱”;“以李延年的协律都尉”,“的”误,为“为”等等,台北胡适纪念馆《自校本》、大陆的各种版本,包括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本仍然沿袭原错。

  新发现的《白话文学史》重校本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美国堪萨斯发生枪击至少2死15伤 死者中或有嫌犯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