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发改委副主任:未来中国汽车业发展空间依然广阔

  “所谓‘灵知的复仇’,用最粗陋的表述就是:一种被‘文明正典’长久压抑迫害而隐匿地下的古代异端‘负典’在现代破土而出,对摇摇欲坠中的‘正典秩序’实施报复反击。这里的‘正典秩序’指的是以希腊理性传统、希伯来律法传统和基督教福音传统为骨干的欧洲文明大陆,三种传统的教义在各自的原教旨状态下几乎南辕北辙、不共戴天,但在终点部位却有着根本的共识,那就是与尘世和解,占有这个世界、给这个世界以稳定的秩序,为此目标,三大传统发展并共享了一系列复杂的子教义,比如他们一致认定这个世界是自然秩序的一部分,它是美的、符合理性的;他是上帝的创造,上帝确认它是好的,而且它得到了上帝的契约和祝福,它是上帝实施拯救的发生地,拯救不仅关乎灵魂,也关乎身体和尘世,所以,世界最终要被神圣化,等等。总之,所有这些教义可以粗糙地概括为一句话:这个尘世是宜居的,世界为人而造,人为世界而造。”

  一个高大的、正确的、美的、符合理性的、全知全能的、给人安慰的,等等的上帝,与一个个琐碎的、卑微的、污浊的,等等的如尘土一般的人,等等之前的所有修饰词语,就如染匠的上色渲染。但底色其实还是上帝与人,根本上说,是神义论还是人义论。

  海涅说看破世界的本质,可能都要借用斯宾诺莎打磨出来的镜片。而看透马克·里拉所陈述的欧洲政治危机的根源,也可以通过作者的这本小书,犹如光学中的小孔成像原理。

  韩松:科幻越来越受欢迎是因为很多年轻人去里面找答案

  韩松的观察则是,年轻人对技术的迷恋,对未来的焦虑和悲观增多了。他也对此感到迷惘。他谈道,“1980年代追求的是思想和未来的启蒙;现在是另一个新的节点,是更大的不确定,随着技术和生物学、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发展,我们的精神到哪里去呢?1980年代的文学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很多年轻人去科幻里面找答案找共鸣,这是科幻变得比较热的原因之一。”他感觉到,年轻人会把现实看成虚幻的,反而在漫画里构筑真实。可能这和他们那一代人很不同了,可能意味着超后现代的未来正在来临吧。”

admin
发改委副主任:未来中国汽车业发展空间依然广阔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